第四百二十六章 太上长老的使命

“师傅,我心意已决,比及我药皇山做出什么贡献了,您在动用神鼎为我炼丹吧,我会用自己的实力来获得他们的尊重的。”张昆坚决地说道,他知道假如他想要在药皇山站稳脚跟,就肯定不能依托公孙阳炎。“已然这样,那你去吧。”公孙阳炎直视着张昆的眼睛,一股无形的威压也来临在他身上,直到确认张昆说的是实话后,才点点头容许了下来。公孙阳炎看着张昆远去的身影,目光中净是欣喜之色。“他初来乍到,肯定会遭到许多架空,你真的不帮他处理?”一个声响从他背面响起,方才给张昆领路的老者从暗影中慢慢走出。“这种小事都搞不定,又有什么资历当我的弟子。”公孙阳炎表情很是冷酷,好像又康复了那个居高临下的帝国榜首炼丹师的姿势,旋即他顿了顿,又杀气腾腾地说道:“小辈之间的争斗我能够不论,不过假如有哪个老家伙敢不讲规则对他出手的话,那就别怪我剁掉那只不厚道的爪子让他们长长记忆了。”老者无法苦笑,公孙阳炎对待前几个弟子,也都是采纳放养的扩大,基本上也都是不论不问,能够说他们有今日的成果根公孙阳炎真没多大联系,唯一这个张昆,公孙阳炎好像非常地垂青,乃至不吝拼着开罪其他宗门,也要给他一个杰出的生长环境,莫非真的仅仅垂青他的天分吗?老者疑问地摇摇头,撤退一步,融入黑私自消失不见了,只需公孙阳炎还在静静地注视着远方。….张昆来到坐落泰极峰使命殿中时,很多的弟子在其间来往,使命殿的中心有一大块的水幕,上面倒映着那些弟子长老们发布的使命。张昆也看到了他所接下的使命,这个使命算是使命殿里的日常使命了,就算是关于刚入门的弟子来说也没有什么难度,只需在十日内上交规则的丹药即可,奖赏天然也称不上丰盛。不过那个国字脸师兄交给他的使命却有些不同,尽管炼制的丹药品种是相同的,可是数量却是他人的十倍!“看来还真有人当我是好欺压的了。”张昆眼睛轻轻眯了起来,眼底闪过一道寒芒,看来这是在成心针对他啊,只需自己没有完结,那么他们就能看他的笑话了,他本来就因为公孙阳炎弟子这个身份备受争议,这样在被按上一个无能的名头,那么他在药皇山也是难以站住脚跟了。“马雷师兄,他好像发现了你给他的使命是不正常的了,你说咱们这么做是不是过分火了,究竟张昆也是公孙大师的弟子,要是他去告状的话,咱们就不秒了。”殿内的一个窗口处,两个弟子正在交头接耳,还不时地朝着张昆看去。“怕什么?使命是他自己接下的,完不成又能怪谁。”国字脸弟子很是随意地说道,看到这个师弟仍是忧心如焚,安慰道:“定心,他不敢跟他人告状的,否则就算咱们遭到赏罚,他在公孙大师心里也肯定会落下一个窝囊无能的形象。”“师兄,他看到咱们了,他过来了!”那个弟子忽然惊叫道。马雷也被吓了一跳,匆促在窗口前正派危坐,看似有备无患,其实他心里也有些惧怕,难不成张昆真的拼了自己的出路不要也要搞他们?马雷还在想入非非,张昆却径自走到了他的面前,马雷手忙脚乱了一番,很勉强地挤出一丝笑脸,问道:“张昆师弟,有什么工作吗?”“师兄,我想问询下关于我接的那个使命的工作。”张昆把马雷的表情尽收眼底,不露神色地说道。“哦?师弟是不是有什么困难,这个使命尽管说是最根底的使命,不过师弟初入门,完不成也是正常的…”张昆打断了马雷的絮絮不休,绚烂地笑道:“师兄你能够误会了什么,我是来提交使命的。”“你说什么!咝….”马雷的笑脸僵住了,唰地站动身来,毫不管形象地大喊道。砰!一声闷响传来,马雷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奇怪,一副想哭又哭不出的姿态,蹲在地上死死地捂着膝盖,他方才站起来时撞到了桌沿。本来以他修炼者的体质,天然不会如此,可问题是这桌子也不是一般石质的,本来便是为了避免损坏,采用了金铁石,这种石头没什么其他效果,便是质地坚固,就算是练气也很难炸毁,更甭说马雷了。张昆看着马雷蹲在那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,心里暗暗发笑,可是嘴上却关怀道:“没事吧?怎样这么不小心啊。”“没,我没事。”马雷咬着牙挤出几个字,脸上的表情却更是狰狞了。“师兄我是问你没把桌子弄坏吧,这些石料可都是练气长老们辛辛苦苦转移过来的,你要是碰坏了可就不好了。”张昆仔细地说道,还小心谨慎地摸了摸桌子。“哈哈哈。”这边方才闹出这么大的动态,整个使命殿的目光都被招引了过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张昆身上,有人认出了张昆,围观的人听到他的话后,宣布了一阵哄笑。“呵….呵….”马雷嘴里无意识地宣布几声笑声,心里却气得想要吐血。“师兄,你能够给我使命酬劳了吗?要三份的哦。”张昆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堆玉瓶排开,铺满了整张桌子,尽管都是些初级丹药,可是这视觉效果太惊人。人群中爆发了一声惊呼,那些弟子们看着这琳琅的丹瓶都有一种不真实感,不过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其间的反常。“这,他哪来的这么多根底丹药,我记住他入门才不过三天啊。”“你可别吓我,入门的那个使命我记住是十天完结的,并且看这丹药数量,是那使命量的十倍不止啊。”“难不成他三天炼完了一百天的量?不可能吧,就算是那些长老们也办不到吧。”“这便是俗人与天才之间的距离吗?这炼丹速度根本便是闻所未闻啊。”有人绝望地呼吁道。马雷看着动态越闹越大,脸也是黑了下来,他方才也是检查过丹药了,确实没有任何问题,并且就算是再严苛的长老,恐怕也挑不出任何缺点,乃至能够说是完美!“呵呵,张昆师弟没想到你贮存了这么多的丹药啊,尽管使命没有制止,可是这使命的意图便是为了历练新弟子,这样可就没有效果了,下次可要留意啊。”马雷心思一转,苦口婆心地对张昆说道。“呵呵。”张昆嗤笑了一声,他不信马雷会看不出这丹药的成丹时刻,可是他知道跟一个铁了心要镇压自己的人是解说不清的。“原来如此,我就说嘛怎样有人炼丹会这么快。”“吓我一跳,原来是想哗众取宠啊,这个张昆还真是有心计。”尽管这个解说能够说很勉强,可是许多人本来便是不信张昆能炼出这么多丹药,心里昏暗的心情让他们很是天经地义地接受了这个理由,而也有人看出了些端倪,都在袖手旁观。哗哗哗!大殿内的水幕忽然有了改变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曩昔,水幕上的使命全都消失了,泛起一阵阵的涟漪,还有一些含糊的图画一闪而过。有新入门的弟子疑问地看着这些师兄振奋的表情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周围的师兄解说道:“这是哪个太上长老要发布使命了,才会在这水幕上投影,太上长老发布的使命酬劳都是非常的丰盛,并且有些都比较简单,比方便是辅佐炼药什么的,还能进步自己的炼丹水平。”这时水幕上的画面逐渐明晰了起来,一张衰老的面孔浮现在水幕上,一起张昆听到了几声细微的哀叹声,本来兴致冲冲的弟子们一个个都哭丧着脸,看着水幕中的老者。“我需求一个药童辅佐我炼制一种丹药,丹道要求在六级以上,酬劳一颗升灵丹。”威严老者环顾四周,冷冷地说道。张昆默不作声地看着,听到酬劳竟然是一颗升灵丹后,心中也是暗暗咋舌,这升灵丹关于先天弟子来说,重要性不亚于通元正气丸,他的效果便是添加打破练气的几率,尽管药效无法与苍澜瑶水七叶花,但也是极为宝贵,每次拍卖都会掀起一阵风暴。不过让张昆更惊奇的是,这些弟子竟然都无动于衷,好像现已习以为常,那个新弟子不解地问询,周围的那个师兄匆促捂住他的嘴,看到太上长老没有留意他们后,才压低了声响道:“东西是好,可是你得要拿得到才行啊。”张昆听了后心中也有了几分猜想,这丹药应该是极难练成,并且看姿态这位太上长老现已不止一次发布这个使命了。老者看到寂静无声的大殿,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乐意接他的使命,不由得摇了摇头,带着几分薄怒道:“这便是我药皇山弟子吗?真是让我绝望备至!”

You may also like 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